【疫情防控】连线武汉:我在武汉的这十天
发布时间:2020-02-21

合肥与武汉,相距并不遥远。今天是我来到这里的第10天,一直想把自己的所见所想分享给大家,可一直不知该从何说起,思虑再三,还是从我为什么要来武汉开始吧。

2020年春节前夕,武汉暴发了新冠肺炎疫情,一时间,全国人民为此恐慌。从一开始,我就比较关注疫情的形势,当我每天看到新增病例以及死亡人数持续攀高时,内心无比煎熬。1月23日武汉封城,1月27日安徽省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征……虽然我不在武汉,但我能感觉到前方疫情形势的严峻。

1月28日晚,医务科刘旭科长说,随着疫情的蔓延、发展,有可能要抽调我院医务人员支援湖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内心十分激动,犹如养兵千日突闻前方征调号令一般,我就盼望着,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去湖北战斗,我要用自己的专业所学去救治患者。我甚至都没有想过,到了武汉会面临什么,我只是想,我身为一名医务人员,能到防疫最前线,能帮到最需要帮助的患者,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于是我悄悄的做着能去武汉前线的各种准备:我早早的跟爱人商定,把爸爸妈妈从老家接到合肥,帮我照顾两个年幼女儿,解决掉后顾之忧。2月8日深夜,得知要组建安徽省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消息,我第一时间报了名,那一晚激动得一夜都没睡好觉。

临行前,最割舍不下的还是父母、爱人以及我那两个可爱女儿。作为医生的妻子给了我很大鼓舞,她说,去吧,家里我们能搞好,到了那边一定要注意安全,家里不要担心,我们都等着你回来,全家一起去看春暖花开。我知道,我不在的日子里,她一定能照顾好家庭。

2月9日晚19:30分抵达武汉。走出武汉高铁站,我能感觉的这个昔日繁华的大都市,陷入一场空前的阴霾之中。作为全国交通枢纽的武汉火车站,除了我们援鄂医疗队,空空如也,扩宽的马路也寂静无声,整个城市似乎按下了暂停键。我知道,是肆虐的病毒阻碍了城市的繁华,是病痛绊住了城市前进的步伐。我再次为武汉封城的壮举唏嘘不已,武汉人民作出的巨大牺牲必将载入史册。他们此刻的静默,就是向疫情发起的冲锋。我相信,伟大的武汉人民在全国各地医疗队的协助下,一定能战胜疫情,驱散病毒。

555.jpg

来武汉的前二天,主要是开展业务及防护培训。安徽省援助武汉医疗队总指挥汪天平教授给我们讲解了最新的新冠病毒防治指南,通过学习进一步加深了我们对新冠肺炎认识,同时告诉我们在治疗病人的同时,做好自身防护十分重要,极度细致得给我们介绍了个人防护情况,包括防护用品使用、驻地宾馆消杀等,他特别指出心理调整及心理疏导的重要性。我感觉受益良多,充分意识到这场战斗的残酷性。

2月13日上午,一大早乘坐班车前往武汉市经开区体育馆方舱医院,我在方舱医院的主要职责是记录他们的病情变化,及时去处理病人出现的诸如发热、呕吐、咳嗽及随时可能出现的呼吸困难、病情加重等情况。经过层层带上医用防护口罩跟外科口罩,呼吸变得十分困难,深深吸几口气,缓和许多。穿戴整齐,检查通过后我忐忑的走进方舱医院。这里需要提一下,在进入方舱医院前6个小时不能喝水,主要是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因为上一次厕所,一套装备就废了。尽管我在12日晚上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方舱里的一切仍让我震惊不已,我震惊的并不是病人有多重,而是病人之多,超出了我的想象,家庭聚集性感染更是冲击着我的内心,夫妻、母女、父子甚至有一家全部感染的,让人内心难过不已。然而,病人表现出的乐观情绪让人动容,表现出的坚韧也让人感动不已。他们有人主动当起了志愿者,给饮水机换水、帮助医务人员分餐、主动安抚情绪不好的病友、有一位病人甚至在放舱内表演小品,放松大家紧张的情绪,一次次感动着我。

455.jpg

2月18日,我所在的方舱医院第一批8名患者出院。出院患者F区37床徐女士在接受采访时激动地说,今天就像获得了重生,是医务人员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们在方舱医院生活的很好,医务人员照顾的好,饮食也好,每天组织我们练习广播体操,真的感谢安徽的医务人员。当时,我和这位患者的心情是一样的,激动不已,犹如在一片阴霾的天空中看到了穿过云层的阳光,我坚信会有越来越多的患者治愈出院,昔日繁华的武汉终将回来。就像一位战友说的,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阴霾终会散去,我们必将胜利。

(来源:附属肥西医院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